曙光

愿娘子相離之後

重梳嬋鬢

美掃蛾眉

巧呈窈窕之姿

選聘高官之主

解怨釋結

更莫相憎

一別兩寬

各生歡喜



一切相遇都是最后的殊途同归.

【狛日】myosotis

paro的靈感來源於b站彈丸論破視頻myosotis,屬於借用梗
這首歌太好聽了,所以忍不住手癢寫了這一篇文
這是個悲傷又救贖的故事.
所以結局……【不會是虐的請放心x
注意*有幼枝和幼創出現
設定是狛枝對日向一見鐘情
年上 狛枝日向表兄弟
ooc嚴重
嗯可以接受的話請繼續往下



















是誰說的,犯下罪惡醜行的人可以得到神的寬恕?
是誰說的,被幸運女神顧及的人就一定很幸運呢?
是誰說的,所有降生下來的孩子都是被神祝福呢?
是誰說的,不幸的人會有幸福?
反正像我這樣的垃圾……一無所有.
以前也是,現在也是,未來也是.
狛枝凪斗站在陽光下享受著陽光撕裂他的感覺.



那年狛枝七歲.
雖外表乖巧,但心底卻滿是瘋狂的念頭,不僅如此,而且他還隱藏的很好,讓其他人基本察覺不到.對希望的憧憬和對絕望的厭惡像是他對黑夜眷戀而對陽光否定的態度一樣.
他原本是極度厭棄陽光的,連同光明的道路.
但從遇見他開始,這個念頭有些動搖.
也許你會說,哈?只是僅僅動搖的地步吧?
但狛枝會告訴你,只要有動搖,就會分崩離析.



初次見面是在日向創父親的葬禮上.
小小的日向創窩在母親的懷裡弱弱的哭泣,這副樣子像極了剛剛抱出來的小奶貓,啊,就連外表也很像呢.有著溫暖栗色卻摸起來硬硬的頭髮……到現在也沒變呢.只是狛枝忘記了那時日向身穿什麼衣服,因為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日向抬起頭來時,眼淚盈眶卻帶著無限希望的那雙草綠色眼睛.
啊,這可是我最喜歡的希望的顏色呢.他可真是,希望的代表.儘管現在他是哭泣著的.
這可真是幸運啊,眼前這個人,不就是他所憧憬的希望嗎?可是不幸的是,不能夠每天看著他的臉,不能與他一起說話什麼的……果然還是不夠幸運嗎.
啊,他看過來了.
小小的日向創不知在母親的耳邊說了些什麼,他的母親隨即安撫意味的拍了拍他的背,於是,日向創擦乾眼淚,露出陽光般的笑容,向狛枝站著的方向穩穩的走來.
啊,他走過來了?可是我……還沒做好準備……
會不會又被討厭呢?
狛枝那時不知道他對日向創是一見鐘情,當然,現在也同樣不知道.要說這是為什麼的話,大概是幸運?
但他是知道的,從那一刻開始,孤獨了很久的心像是在雀躍般的重新跳動.心臟的這份悸動將會被他珍藏到永遠,並永遠不會忘記.
“你好啊,你叫什麼名字呢?我是日向創,請多多指教啦!”日向軟軟的聲音此時響起在狛枝的耳邊,狛枝此時產生了一種被陽光照耀的錯覺,這讓他心有點亂,因為還沒有人,即便是父母,這麼貼近他,對他說話.啊,此時此刻他是有多麼幸運啊!
“我是狛枝凪斗,”他露出了乖巧的笑容,比以往更加甜美,就像一顆拔去毒牙的毒蛇,狛枝凪斗在面對他時就下定決心除去自己虛偽的一面,以最真實的一面來面對他.眼前的人,就是希望.這是他從認識他之後一直不變的念頭.對待他的希望,怎麼能以虛偽之物?於狛枝來說,這是對他的希望的侮辱.
“請多多指教,那個,這麼問真是有些自以為是了,但是……總之就是,我可以稱你為日向君嗎?”狛枝伸出長年不接觸陽光而變得有些蒼白無血色的右手,與日向朝他伸來的手相握.
意料之中的溫暖.似陽光.
日向君很堅強,又很溫柔呢.
“咦?直接稱呼我不就可以了嗎?為什麼要用敬語呢?”日向歪了歪頭,那雙草綠色的眼睛裡仍舊閃爍著希望的光芒.啊,為何會這麼美麗呢?狛枝暗暗驚嘆,完全忘記回答日向.
“那我是不是也應該叫你狛枝君呢?狛枝君你在看什麼?”日向拉了一下他還未伸回的手道.
“啊,抱歉剛剛走神了,那個日向君你說什麼了嗎?”狛枝這才恍然驚醒,帶著抱歉的笑詢問日向.
“就是……我說要不要也稱狛枝為狛枝君呢?”日向伸回自己的手,看著狛枝道.
“不不不,請日向君千萬不要!我這樣的人,怎麼能夠接受日向君的尊敬呢?就普通的叫我就好,比起這個,日向君,可以這麼稱呼你嗎?”狛枝慌忙擺手道.
“嗯……好吧,既然狛枝不願意的話,我也只好順從了,嗯,這個稱呼可以的.”日向點點頭,然後又笑起來,“那個,狛枝,如果能和你經常在一起玩的話就好了.那樣你看起來你就不會那麼孤獨了吧?”
他很孤獨嗎?這樣看起來,也算是呢.
父母自他生下來後,漸漸因他所與生俱來的「能力」遠離他,就像陌生人一樣,狛枝許多次想要得到父母的疼愛都被狠狠推開.被拋棄的感覺和孤獨的感覺從很小就開始包圍著他,他早就無法嘗到哪怕是一絲一毫的名為孤獨的最大罪惡的痛苦.
或許是痛苦過了頭,以至於麻木整個身心.
沒有感覺,便是最大的感覺.
而此時,他的孤獨,被日向創卻看得一清二楚.
該說這是幸運,還是不幸呢?
“那日向君,跟我在一起玩的話,”狛枝有些期待的看著他道.想要被誰溫暖著的期待感使狛枝的心臟都在快速跳動,啊,他還真是期待這個回答呢.
“會覺得孤獨嗎?”




答案是意料之中的充滿了希望.坐在回家的馬車上,狛枝控制不住自己激動像是要死去的那種心情,可能他還沒注意到,此時他心目中希望的地位已經在降低,日向成為了他心念的一切.
























後續一會再發【其實是想要好好想想接下來怎麼寫x
我覺得狛枝這麼渴望希望的原因大概是只有絕對的希望才能拯救他,他身上的不幸與幸運是成正比的,只有絕對的好東西,即是希望才能抵消不幸.
反之他不顧一切追求希望的舉動才使他墮入絕望的深淵.
性格是慢慢養成的,早年不幸的經歷可能讓他陷入無解的境地,在那時他就已經極端了,就像人天天睡不著覺一樣陷入無法深眠的境地也遲早會瘋狂的何況是一直不幸與幸運相互交織的他?
所以我想日向他們不了解他也是正常的,所以說他這個角色塑造的是比較成功的,同時也是最讓人扼腕歎息的一個.
廢話了這麼多感覺都沒有寫到我想要的真正效果……x
那麼,感謝閱讀到這裡的你.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