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書

愿娘子相離之後

重梳嬋鬢

美掃蛾眉

巧呈窈窕之姿

選聘高官之主

解怨釋結

更莫相憎

一別兩寬

各生歡喜



一切相遇都是最后的殊途同归.

占tag歉

抱歉.
无法再走下去.
所以我选择退出.
占tag真的很抱歉.
请别忘记,即使离开我也爱着他们.
只是不能再在圈子里了.
之前更的那几篇文应该没有后续了……
真的很抱歉,没有陪你们走到底.

20fo點文

那個,已經20粉,就想著要來個點文吧.
只要是狛日cp都可以,任何一個梗都可以(肉除外吧)那個,畢竟完全不會r18……所以請各位親諒解諒解……
注意,是各種梗都可以哦.
求評論啦!
占tag抱歉!

【狛日】沉湎於不知名的溫柔

一發完結【x
懶癌犯√
聽歌靈感√
ooc嚴重
設定狛枝→→→→←日向
寫完這個我就去學習【x
做好準備請繼續往下吧





















渴望被愛,渴望被愛,渴望被愛.
我啊,即使是這種垃圾渣滓,也同樣渴望著愛啊.



從程序中安全回到現實后,理所當然的是進入到未來機關工作,進行所謂的贖罪行為.
賈巴沃克島是不會有冬天的,它永遠是夏天.
所以像現在一樣,從天空中緩緩降落至地面的雪花,隨後慢慢融化的景象,在程序裡,換句話說在那個南國小島上,是不可能出現的景象.
所以,狛枝凪斗覺得現今發生的事情,真是恍若如夢.現實總是無法給他一個現實的感覺,這讓他還覺得,自己仍然是在那個南國小島上.
不現實的感覺,以及不現實的自己.
對於一直追隨著希望的狛枝凪斗,他深信有才能的人才是所謂的希望,而沒有才能的人,即是希望的墊腳石都不配當的垃圾.
既然是這樣的認識,為什麼自己還會時時刻刻在意著那個預備學科呢?
想不通,完全想不通.完全意義不明.
明明是個預備學科.卻閃爍著與一般毫無閃光點的預備學科群體不一樣,他身上有著那種有才能的人身上才能擁有的靈氣.
倒不如說,區區一個預備學科竟然還閃爍著希望的光芒,這簡直就是……
對長久以來的他,苦苦追逐著希望的狛枝凪斗他本人來說,最大的嘲諷.
這就意味著自己希望的破滅吧.希望竟然就是原預備學科什麼的這個事實,殘忍的可以讓之前的狛枝凪斗去面對絕望唱著讚歌.
但毫無疑問這是事實,就算狛枝凪斗不願承認一樣,
他也絕不承認自己喜歡上了一個預備學科.



現今的情況有所好轉,大部分的絕望殘黨被未來機關的各部門人員制服,日向創以自從程序中脫出以後,繼承了神座出流的才能和保持著自身情感的雙重身份,成為了未來機關毫無疑問的頂梁柱.
77期眾人也從那場殺戮遊戲中安全脫離,並且逐漸將重心放到現在的對抗絕望殘黨的戰斗中.
事到如今,大家都應該對那個絕望時刻淡忘了吧.
日向創拿起配槍,在一片黑暗中緩緩前行.
什麼都看不清的情況下,就算有人偷襲,日向創也會及時發現並且給予還擊,但毫無疑問,這還是非常危險的工作.
不然也不會把這份任務交給你啊,人工希望的原預備學科.日向依稀記得他出發前,狛枝這麼嘲諷他說.
日向想到這裡,忍不住苦笑了一下.狛枝是還在介意他之前並沒有才能的事吧?
也對.他本來就是向往著希望的人,討厭沒有才能的人……也是正常.
只是這家伙,什麼時候能坦率些呢?
自己……明明也想要去深刻了解他的.只是他的每次嘲諷……對於日向來說,都是一次次打擊.
即使這樣討厭我,我也還想把你當成我的同伴啊,狛枝.日向心中充滿了名為苦澀和不甘的情緒.
要是還能回到以前,就好了.日向不禁這麼想著,腳下加快了速度.
此刻,他正孤身一人.




「日向,真有你的!不愧是我的心靈之友啊啊啊!」左右田撲上來一把拍在日向的肩膀上,日向被拍的整個人往下壓了壓,好不容易穩住身體,西園寺的聲音傳來「日向哥你個homo好惡心哦跟那個鯊魚牙親親抱抱在幹嗎啦……ksksks」日向表示自己什麼都沒做啊,是左右田自己撲上來的好嗎.
「哈?誰是homo啊?!」左右田不滿的聲音響起,「好了好了,日寄子,不要這麼說啦.還有左右田,索妮婭和田中往前邊走了喔.」小泉善解人意的及時站出來調解了有些硝煙的氣氛,即使是如此仍然不忘‘好心’的對左右田補刀.
「啊啊啊!!索妮婭桑等等我啊!」左右田立即朝著索妮婭的方向奔去,嘴裡發出一聲聲哀嚎.
「日向啊,這麼危險的任務怎麼會想到讓你一個人去接呢……?」小泉這時候轉過頭,疑惑的問道.
「這個我也不是特別清楚,不過沒關係的,我現在不是安全回來了嗎.」日向的異色瞳注視著小泉道,小泉不知想起什麼了一樣,歎了口氣對日向道「狛枝在前面等你很久了.」
狛枝嗎?
日向露出了一個意味不明的笑容.



「我當是哪位呢,原來是預備學科兼人工希望日向君啊.」狛枝的話語裡仍然帶著抹滅不掉的嘲諷之意,此刻他正一個人站著,黑色的西服此刻看起來並不是特別的整潔,他沒有往常的高高在上,而是顯露出一種令日向感到詫異的倦怠感.
「預備學科怎麼不說話了?」狛枝露出他往常的笑容,只是此時此刻在日向眼裡,這個笑容特別刺眼.
「哼,出發前我跟你說過別死在其他地方的話看來還是有好好聽進去的啊,真不愧是人工希望日向君呢.竟然能夠大難不死,我真是小看了你呢.」
「吶,狛枝,我們是朋友,是同學吧?」日向突然問出了這麼一句話,狛枝的笑容頓時僵硬在了臉上.
漸漸的,他冰冷的一面又、開始出現在了他的臉上.
帶有絕妙的不屑.
「預備學科在說什麼呢?我怎麼可能、跟區區一個預備學科成為朋友或者是同學什麼的呢?」日向無言的低下頭,這已經是他預料中的答案.
「是麼,狛枝.原來你一直一直,就是這麼看我的.不是當做一個友人,甚至連同學關係都不是.」日向平靜的臉色讓狛枝慌亂起來.
日向覺得,自己真是傻透了.或者說,他懷著想要深刻了解狛枝的念頭,真是傻透了.狛枝根本沒把自己當成友人,甚至連同學,也不是.
那麼,從那刻的相遇開始,走過的那麼多路,算什麼?
想到這裡,日向毫無留戀的轉身離開.
「等等……!預備學科!不,日向君,你等等啊!」狛枝完全沒想到日向會決然離開,這跟他計劃中的完全不一樣啊?!
自己只是……不會表達而已……
明明是那麼溫柔的日向君……一直照顧著我到我醒來什麼的……
我只是……
狛枝無法說出口.
他無法說出,他深愛著日向.
這些話,他無法說出口.
他只能看著日向離開.



五個月後.
狛枝凪斗偶然間進出入左右田的辦公室,與其閒聊過程中,得知日向要結婚了.對方是同為未來機關的人員,他們現在很幸福.
於是他在下一刻立即明白,他和日向的結局,是從一開始的相遇,到現在無法改變的悲劇.
我只是渴望被愛而已.我以為那麼嘲諷著日向君,他會和之前一樣,關心我,一如既往的‘愛’著我.
我只是想被你愛著呀,日向君.
距離那次吵架后已經五個月了.
不,顯然不能稱之為是吵架吧.
因為日向君,他最愛的日向君拋棄了他.
不,也不能稱為拋棄.分明是狛枝自己的錯.
狛枝凪斗心中越來越被一種名為不安的情緒充斥著.他感覺他將要失去些什麼.
這個東西他再熟悉不過了.是讓心口再度孤獨的東西,他知道是什麼,再清楚不過了.
他愛著的東西,希望.
他預感到了最終會有那一天的來到,所以他驚慌,以前游刃有餘,完全不在乎的態度徹底被某個人改變,他沒有在意過這些,從來都沒有.
他從不知道,自己的改變.
我身處於最溫柔的懷抱,我卻親自將他推開.
如果沒有一直‘愛’著我的他,一直,這麼無聊的活著,有什麼意思呢?
我拼命追逐的希望,一直都在我的身邊,所以啊這一次,我也會為了留住他,而放棄自己的生命的.
啊,這可真是絕望呢.
狛枝展開了他這一生最後的笑容.
「我這次,也要為了希望獻出我的生命……只不過,這次是為了‘我的希望’」
這樣的話,是不是就可以永遠沉睡於他的溫柔,和對我的愛意中了呢?
「所以我會很樂意去死的啊……」他輕聲呢喃著,全然不顧對面的絕望殘黨的攻擊.




「狛枝凪斗,已確認死亡.」
——————————end——————————















不知道大家看明白了沒有……語死早真是抱歉吶.
其實講的就是狛枝愛上日向結果因為自己對感情的刻意逃避和不承認自己的希望或者簡單地說因為自尊的問題【其實就是傲嬌
才導致自己沒有勇氣對日向說出自己的感情,結果讓日向誤會狛枝討厭他,於是默默離開.
感覺還是沒有把自己想要的感情寫出來還不夠細膩來著……
嘛,結尾就是狛枝崩潰了,抱著必死的決心在和絕望殘黨的鬥爭中死去【喂不是幸運在作祟嗎
是有幸運的一部分在作祟,因為狛枝的這份幸運是主動發作的,就是說會按照狛枝想要達成的意願的前提下發作的.【只不過在這篇文裡我幾乎沒提狛枝的幸運罷了,就留給各位讀者自行猜想吧√
狛枝只是想一直被日向愛著而已,說到底,誤會才導致如此.【x
那麼,感謝閱讀到這裡的你.

【狛日】myosotis(續)

啊上回說到哪了【對不起 這記性沒救了x
上回說到hnt和komae剛剛認識對吧
嗯沒錯接下來
應該快結局了x
狛枝與他所嚮往的希望僅僅一步之遙x
那麼,請做好心理準備,可以的話請繼續往下













回到家後,狛枝失落的耷拉著小腦袋,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啊,始終在想著他的希望呢.
如果那就是他的希望的話,無論是什麼代價都能夠付出的吧?因為那個人的身上,閃爍著希望的光芒啊!這是他的希望啊!
但是現在,卻只能忍受著不能與日向見面的苦惱,不能在希望的身邊,他怎麼又能甘心呢?
所以啊,他的幸運啊……
這次,也一定要帶給他「幸運」呢.
狛枝很相信自己的才能,只是這份「幸運」不僅僅代表著「幸運」,還代表著「不幸」,在喜悅的接受「幸運」的同時,必須還要承受等量的「不幸」.
所以說,每當認識狛枝凪斗的人羨慕他的好運時,他們卻無從得知他背後承受的「不幸」是他們所無法承受的.
也正是如此,狛枝才真正懂得,他一無所有.
所以,即便是幸運女神的眷顧,又怎樣呢?



於是這份「幸運」成功的運用到了自己周圍的人身邊.可能在他看來不幸的事情,往往都是幸運的.
比如說父母的突然離世,留下的一大筆遺產,狛枝對此覺得無比幸運,他從來沒有覺得此時此刻如此幸福.
要問為什麼的話,這不是很顯而易見的麼?
但是如此一來,狛枝的去留就成了問題.盡管他本人並不這麼覺得,因為他十分相信著自己的「幸運」.
他想要的結果,就是能和日向再次相見.
這個結果和他「不幸」的結果有點不匹配,甚至說還未達到這份「不幸」的一半.
所以,狛枝想,接下來我會更加幸運的.



在意料之中的幸運呢.
半年後的「災難」如期而至,父母發生意外事故無法及時搶救雙雙離去,但這對於渴望著希望的狛枝來說,這個不幸來的正好.
原本自己的每個親戚只是貪圖父母留下來的大筆遺產而已完全不想照顧他,但是日向一家聽說了狛枝身世悲慘時,充滿憐憫的將他收養.
狛枝對自己的「幸運」充滿了信心是沒有錯,可是,他卻從未想到過竟然會如此幸運,能夠得到和自己的希望共處什麼的……想想就覺得幸福啊!
為此他此時的笑容明媚,特意哼著自己最愛的讚美歌.即便外面是打雷下雨的天氣也絲毫沒有影響到他的好心情.明明是失去了父母的孩子,不知為何卻露出了沉醉的笑顏.
啊,你看啊,我果然還是幸運的吧.他仿佛在這麼說著,但那笑容明明不是喜悅,而是無盡的嘲諷.
直到日向和日向母親的來到,狛枝才得以從過度淋濕的不適裡解放出來.
“咦,狛枝,你沒帶傘嗎?淋的這麼濕,會感冒的啦.”日向略帶責備之意的對狛枝說道,順便從車上拿了一把傘給他.明明只有半年的時間,日向好像較之以往更為成熟點,像個活生生的小大人.
“啊呀,受到日向君的討厭了真是對不起呢.”狛枝一邊不在意的笑著,一邊還是接過了傘.
“所以說我並沒有討厭你啊!”
手裡的傘,仍然帶著日向手上的溫度.就連體溫都這麼溫暖嗎……真是像極了陽光的存在呢.
此時的狛枝大概是忘了自己厭棄陽光的程度.忘乎所以的用手指輕輕撫著木製傘柄.
所以說,陽光便是希望嗎.
“狛枝,發什麼呆啊?走了哦!”日向撐起傘走進雨裡,黑亮的皮鞋踩在地面發出啪嗒啪嗒的聲音,但只聽到了自己的腳步聲,卻不見狛枝跟上來便喊了一聲.
“啊……真抱歉我又走神了!請不要介意日向君,如果給你帶來困擾的話我會很煩惱的,”狛枝一邊嘴裡說著那恭順的話語,一邊也撐起傘,跟著日向走向雨裡.
“好啦好啦,就別再說這種話了,快點吧,要不然被淋濕感冒就糟糕了,媽媽在車上等我們呢!”日向拉住了狛枝的手在雨裡奔跑起來.
“等,等……日向君,這樣的話你的褲子會濕的!”狛枝著急的想要制止日向的行為,可是他比日向更瘦弱些,完全制止不了日向.
“有什麼好怕的啦!濕了再換嘛!而且狛枝你不覺得嗎?在雨裡奔跑很有情調呢!”日向露出了快樂的笑容,不顧狛枝的阻止,繼續向車子那邊奔跑過去.
所以說試著時候嗎?大概是了吧,就是這個時候,狛枝真正明白,希望什麼的……絕對是個大謊言,他想真正愛的人就是面前這個人,希望不過只是一個拙劣又可笑可悲的只帶有安撫意味的藉口.



“狛枝,你家的房子比我家大多了吧!”日向拉著狛枝的手,完全不在意的走進了宅院門,“從今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多多指教!”狛枝的手被他拉著,但是他絲毫不感覺有違和感,之前的他會因為他人的觸碰而躲避,而現在他可以正常的接受來自眼前這個人的關切和照顧.
啊,是弄反了吧?明明他就比日向君大呀,要照顧也是他來照顧日向,而不是日向來照顧他呀?
“日向君這麼說好像我比你小一樣.”狛枝輕輕說道,事實就是他比日向大上那麼一點,所以應該是他來照顧日向的對吧?
“咦狛枝你竟然比我大嗎?完全看不出來啊!”日向這才慢下腳步,回頭仔細注視著狛枝遲疑道.
“是啦日向君,所以從今天後我來照顧妳吧,怎麼樣呢?”狛枝不想白白的接受著來自所愛之人的愛意,相反的,他想去盡自己力去用心回報這份愛意.
只是日向對於他來說是否產生這一情愫,狛枝無法得到準確的答案.
但是……果然,他還是想去盡力回報.
“啊?可以是可以的啦,不過這不會麻煩到狛枝你嗎?你看我還有好多不會的東西呢……”日向聲音越來越小,最後乾脆什麼聲音都沒了.
“不會的日向君!不如說我是在渴望這一刻呢!老實說這麼一看還有一種我是鄰家大哥哥的感覺呢!”真的啊,感覺自己很幸福.
就算下一刻死掉也沒什麼關係.
因為實在是太幸福了!
那一刻,狛枝幾乎忘了自己就是「幸運」的事實,他妄想著普通,平凡的美好,但命運無解,同樣的,他的幸運也無解.














實話說太長了一發兩發完結不了……【三發可能就足夠?
果然在盡早時間裡想要完結是我的妄想?【√
其實就是為了展現這個故事多麼美好的同時又同時展現其悲劇的一面.
嘛沒有達到自己預想中那麼神聖就是啦.
那麼,感謝閱讀到這裡的你.

【狛日】myosotis

paro的靈感來源於b站彈丸論破視頻myosotis,屬於借用梗
這首歌太好聽了,所以忍不住手癢寫了這一篇文
這是個悲傷又救贖的故事.
所以結局……【不會是虐的請放心x
注意*有幼枝和幼創出現
設定是狛枝對日向一見鐘情
年上 狛枝日向表兄弟
ooc嚴重
嗯可以接受的話請繼續往下



















是誰說的,犯下罪惡醜行的人可以得到神的寬恕?
是誰說的,被幸運女神顧及的人就一定很幸運呢?
是誰說的,所有降生下來的孩子都是被神祝福呢?
是誰說的,不幸的人會有幸福?
反正像我這樣的垃圾……一無所有.
以前也是,現在也是,未來也是.
狛枝凪斗站在陽光下享受著陽光撕裂他的感覺.



那年狛枝七歲.
雖外表乖巧,但心底卻滿是瘋狂的念頭,不僅如此,而且他還隱藏的很好,讓其他人基本察覺不到.對希望的憧憬和對絕望的厭惡像是他對黑夜眷戀而對陽光否定的態度一樣.
他原本是極度厭棄陽光的,連同光明的道路.
但從遇見他開始,這個念頭有些動搖.
也許你會說,哈?只是僅僅動搖的地步吧?
但狛枝會告訴你,只要有動搖,就會分崩離析.



初次見面是在日向創父親的葬禮上.
小小的日向創窩在母親的懷裡弱弱的哭泣,這副樣子像極了剛剛抱出來的小奶貓,啊,就連外表也很像呢.有著溫暖栗色卻摸起來硬硬的頭髮……到現在也沒變呢.只是狛枝忘記了那時日向身穿什麼衣服,因為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日向抬起頭來時,眼淚盈眶卻帶著無限希望的那雙草綠色眼睛.
啊,這可是我最喜歡的希望的顏色呢.他可真是,希望的代表.儘管現在他是哭泣著的.
這可真是幸運啊,眼前這個人,不就是他所憧憬的希望嗎?可是不幸的是,不能夠每天看著他的臉,不能與他一起說話什麼的……果然還是不夠幸運嗎.
啊,他看過來了.
小小的日向創不知在母親的耳邊說了些什麼,他的母親隨即安撫意味的拍了拍他的背,於是,日向創擦乾眼淚,露出陽光般的笑容,向狛枝站著的方向穩穩的走來.
啊,他走過來了?可是我……還沒做好準備……
會不會又被討厭呢?
狛枝那時不知道他對日向創是一見鐘情,當然,現在也同樣不知道.要說這是為什麼的話,大概是幸運?
但他是知道的,從那一刻開始,孤獨了很久的心像是在雀躍般的重新跳動.心臟的這份悸動將會被他珍藏到永遠,並永遠不會忘記.
“你好啊,你叫什麼名字呢?我是日向創,請多多指教啦!”日向軟軟的聲音此時響起在狛枝的耳邊,狛枝此時產生了一種被陽光照耀的錯覺,這讓他心有點亂,因為還沒有人,即便是父母,這麼貼近他,對他說話.啊,此時此刻他是有多麼幸運啊!
“我是狛枝凪斗,”他露出了乖巧的笑容,比以往更加甜美,就像一顆拔去毒牙的毒蛇,狛枝凪斗在面對他時就下定決心除去自己虛偽的一面,以最真實的一面來面對他.眼前的人,就是希望.這是他從認識他之後一直不變的念頭.對待他的希望,怎麼能以虛偽之物?於狛枝來說,這是對他的希望的侮辱.
“請多多指教,那個,這麼問真是有些自以為是了,但是……總之就是,我可以稱你為日向君嗎?”狛枝伸出長年不接觸陽光而變得有些蒼白無血色的右手,與日向朝他伸來的手相握.
意料之中的溫暖.似陽光.
日向君很堅強,又很溫柔呢.
“咦?直接稱呼我不就可以了嗎?為什麼要用敬語呢?”日向歪了歪頭,那雙草綠色的眼睛裡仍舊閃爍著希望的光芒.啊,為何會這麼美麗呢?狛枝暗暗驚嘆,完全忘記回答日向.
“那我是不是也應該叫你狛枝君呢?狛枝君你在看什麼?”日向拉了一下他還未伸回的手道.
“啊,抱歉剛剛走神了,那個日向君你說什麼了嗎?”狛枝這才恍然驚醒,帶著抱歉的笑詢問日向.
“就是……我說要不要也稱狛枝為狛枝君呢?”日向伸回自己的手,看著狛枝道.
“不不不,請日向君千萬不要!我這樣的人,怎麼能夠接受日向君的尊敬呢?就普通的叫我就好,比起這個,日向君,可以這麼稱呼你嗎?”狛枝慌忙擺手道.
“嗯……好吧,既然狛枝不願意的話,我也只好順從了,嗯,這個稱呼可以的.”日向點點頭,然後又笑起來,“那個,狛枝,如果能和你經常在一起玩的話就好了.那樣你看起來你就不會那麼孤獨了吧?”
他很孤獨嗎?這樣看起來,也算是呢.
父母自他生下來後,漸漸因他所與生俱來的「能力」遠離他,就像陌生人一樣,狛枝許多次想要得到父母的疼愛都被狠狠推開.被拋棄的感覺和孤獨的感覺從很小就開始包圍著他,他早就無法嘗到哪怕是一絲一毫的名為孤獨的最大罪惡的痛苦.
或許是痛苦過了頭,以至於麻木整個身心.
沒有感覺,便是最大的感覺.
而此時,他的孤獨,被日向創卻看得一清二楚.
該說這是幸運,還是不幸呢?
“那日向君,跟我在一起玩的話,”狛枝有些期待的看著他道.想要被誰溫暖著的期待感使狛枝的心臟都在快速跳動,啊,他還真是期待這個回答呢.
“會覺得孤獨嗎?”




答案是意料之中的充滿了希望.坐在回家的馬車上,狛枝控制不住自己激動像是要死去的那種心情,可能他還沒注意到,此時他心目中希望的地位已經在降低,日向成為了他心念的一切.
























後續一會再發【其實是想要好好想想接下來怎麼寫x
我覺得狛枝這麼渴望希望的原因大概是只有絕對的希望才能拯救他,他身上的不幸與幸運是成正比的,只有絕對的好東西,即是希望才能抵消不幸.
反之他不顧一切追求希望的舉動才使他墮入絕望的深淵.
性格是慢慢養成的,早年不幸的經歷可能讓他陷入無解的境地,在那時他就已經極端了,就像人天天睡不著覺一樣陷入無法深眠的境地也遲早會瘋狂的何況是一直不幸與幸運相互交織的他?
所以我想日向他們不了解他也是正常的,所以說他這個角色塑造的是比較成功的,同時也是最讓人扼腕歎息的一個.
廢話了這麼多感覺都沒有寫到我想要的真正效果……x
那麼,感謝閱讀到這裡的你.

【狛日】是智者還是愚者(1)

大概是中篇系列x
年上
ooc嚴重
設定是狛日交往很長時間甚至要達到談婚論嫁的地步x
狛枝愛日向到無法挽回的地步x
除此之外與原作設定基本一致
如果可以接受的話請繼續往下























“啊嘞?日向君這麼晚約我出來是做什麼呢?”
狛枝凪斗面帶笑意望著眼前低下頭看不清表情的人,“日向君是沒人陪嗎?那麼需要我……”
“不,狛枝.我有話對你說.”不知什麼時候日向創低下的腦袋抬起,狛枝凪斗面對著他那充滿了堅定信心與無限希望的眼睛,嘴角弧度越發上揚.
“所以說到底是什麼事情啦日向君,難道是妳想明白了要跟我結婚嗎?可以哦日向君,我現在馬上去準備啦……”開心笑著的狛枝凪斗根本沒注意到現在的日向創與此前的日向創完全不同,以至於仍舊沉浸在自我的世界中,無法自拔.
如果,如果那時候注意到日向君的異常,那麼是不是,是不是就不會離開他了呢?
後來的狛枝凪斗如此無限自我悔恨著,自我厭惡著.
可是已經說什麼也沒有用了,因為那時候自己根本無法挽回決意離去的日向君.
所以當聽到——
“狛枝,我們……分手吧.”這一句話時……
那一刻,狛枝凪斗簡直懷疑自己的耳朵出現了幻聽.








所以說是哪裡做錯了麼?
是哪裡做錯了呢?
狛枝凪斗大概想破腦袋也無法想出個正確的解釋,因為狛枝凪斗無法改變自己的對「希望」的熱愛.
是的,因為狛枝凪斗難以掩飾對「希望」的熱愛,所以,導致日向創最終離開.
要說這是為什麼的話,大概是因為日向君並不喜歡希望吧?
他會最終因為絕望而與你擦肩而過的啊,狛枝前輩.一個自稱是絕望的令狛枝凪斗無比厭惡的存在,如此對他說道.







啊,沒想到最終食言的會是我.還以為是狛枝那傢伙呢……但是沒有辦法呢,日復一日對著「希望」的熱愛,日向覺得自己已經麻木,天天聽著狛枝嘴裡說著「希望」是個多麼絕對的好東西,它能化解一切不幸之類的語言時,日向心中一股罪惡感油然而生.
自己只不過是一個預備學科的學生罷了,配得上什麼希望呢?
說到底,希望難道不是給我這種毫無才能的人以絕望嗎?這難道不是給我這種預備學科最可笑的「嘲諷」嗎?
若真是這樣,和狛枝所期望的「希望」就完全悖逆.
希望,難道不是本科學生的所有之物嗎?
所以我這種人根本就不配擁有「希望」,狛枝.
這跟你所追求的,傾慕的「希望」完全不符合.
可能對你來說是「希望」,可是對於我來說它卻是「絕望」.
所以現在我放手讓你去追逐你的希望,而至於我……還是如同未曾遇見你時,讓我腐爛吧.








日向創至今為止想起他們之間的相遇相識都無法相信,竟然會有人這麼幸運.
起因是因為日向認識的唯一一位超高校級的本科生,是個熱心而且又善良可愛的女孩子,而且是這一屆,確切的說應該是七十七期本科生班長名叫做七海千秋的善良可愛的女孩子邀請他前去參加什麼派對.具體情況是什麼日向也不是很清楚,但在問了一句會不會有什麼不必要的麻煩後得到了沒問題的回答,日向也就放棄追問,接受了來自七海的好意.
當然了這對於狛枝凪斗來說無非是最幸運的一件事和最不幸的一件事.正如狛枝自己親口所說,幸運與不幸的交鋒後,會帶來的巨大的「希望」.
日向在此時終於明白了狛枝說的關於自己「才能」的含義.
但是仍然不想放棄「才能」,該說自己是愚者,還是智者呢?
還是兩邊都無以形容此時痛苦渴望著才能而又無能為力的醜態?日向此時已經疲憊不堪.















啊今天就先寫這麼多時間不夠了該睡……
總之這是個充滿希望的故事.【一定
將狛枝和日向的痛苦都交待出來然後慢慢坦白這樣解決,兩個人之間絕對是沒問題的啦x
那麼,感謝閱讀到這裡的你.


【狛日】希望

意味不明
ooc嚴重
日向君快樂
未來機關狛日,設定是已交往很久

如果能接受請繼續往下





















狛枝凪斗從包裡拿出鑰匙,插進鑰匙孔裡,緩緩的轉動.
門開了,但卻是一片黑暗.
日向君沒有回來吧.也是,像他那樣充滿著希望與未來之光的人怎麼會記得與我這種渣滓的約定呢.
既然是這樣的話,這束玫瑰是送不出去了吧.
“歡迎回來.”狛枝脫下鞋子踏進屋裡時,聽到一個聲音這麼說.
“日向君,你怎麼回來了?”狛枝凪斗十分驚訝,按理說現在應該是正忙的時候,未來機關人手不足,日向創作為頂梁柱是對於其來說不可或缺的存在,今日為什麼那麼早回來了呢?
“今天鬆懈一點也不要緊嘛,因為今天是新的一天啊.”
日向朝著他露出安心的笑容,“平日里已經夠神經緊繃了,這個特別的日子應該放鬆放鬆才是啊.”說完他向著狛枝走去,“難道說你忘記了之前咱們之間的約定嗎?”狛枝瞬間反應過來,“不不不,像我這麼垃圾渣滓的竟然……”話語戛然而止,因為日向吻住了他.狛枝無法形容那種感覺,就如同他疲憊的心得到了一絲滋潤一樣,還希望得到更多.
“狛枝,可不要說今天是什麼日子都忘了啊.”
“今天難道不是日向君的生日嗎?”狛枝疑惑的反問道,同時他的大腦也在快速思考今天到底是什麼特別的日子.
“今天是今年的第一天啦,就是說我們跨年了.”日向感慨道,“不知不覺我們已經認識這麼長時間了,狛枝,新的一年裡多多指教.”
“日向君才是呢,不嫌棄我這種垃圾與我相識什麼的………”果然最喜歡日向君了.可是這句話他並沒有說出來.
“所以說,”日向堅定的看著他的雙眼,“可以讓我們一起這樣……走下去嗎?”
“當然可以了日向君!這份幸運來的太快,我要去尋找不幸來平衡一下……”狛枝的話還未說完,日向就靠近了他,近在咫尺的距離仿佛鼻息都能傳達到,兩人就這麼靠近著.
“還有更幸運的呢狛枝.”這次日向又吻了他,但與之前不同的是,狛枝並沒有被突如其來的幸運失去反應,而是激烈的回應著,勾住對方的舌,不斷吮吸著,一時間嘖嘖的水聲瀰漫至整個房間.過了很長時間,狛枝才因日向無法正常呼吸放開了日向.
“日向君,給你.”狛枝不知從哪拿出一大捧的玫瑰,日向一時間有些懵,“狛枝你從哪整來這麼多玫瑰?還有,這個是送給我的?”
“是哦,日向君,這是送給你的,原諒我這個渣滓做的料理無法入口,如果因此導致最愛的日向君食物中毒我會後悔的想要去切腹自殺的……所以給不了日向君生日蛋糕我就想起來送給日向君花了,雖然玫瑰現在也不是那麼好找,但是我願意為日向君付出一切時間,只要……只要日向君不要離開我就好!”
狛枝閉著眼睛快速說完這一大段話,之後害怕的不敢動,過了幾秒後,他偷偷睜開眼睛,發現日向君正在笑著流淚.
“啊啊,狛枝你真是個笨蛋,別以為我不知道為了找這些玫瑰妳花了多長時間……”日向接過花束,“所以啊,我永遠都不會離開你的.”
“日向君為什麼這麼溫柔呢?”不管是在程序還是在如今的世界,你都如此溫柔.
“啊,大概是我深愛著這一切吧.而我深愛的這一切,包括了妳.”狛枝不得不承認,他深深地被眼前的日向君吸引,無論他有沒有才能,都在被他深深影響著.
“那麼,趁現在,”狛枝揚起溫柔的笑,如同他們初次見面一樣,對日向伸出了手.
“日向君願意和我結婚嗎?我知道這麼問很唐突,”狛枝有些不好意思,“因為事先沒有準備所以也沒有戒指什麼的……但是想和日向君永遠在一起的願望超過了我所憧憬的希望,所以一時腦熱說出來的胡話……如果日向君不想的話,我可以……”
“沒關係的啊,狛枝.”日向伸出手,握住了狛枝的手,“有沒有戒指都沒關係,只要那個人是你就可以.”
“當然願意了.”
於是,他們在佈滿星空的此夜,彼此相擁,親吻.













仍舊是意味不明.
嘛說起來是日向君的生賀可是已經過去好多天了真是太對不起……
新年能繼續看到你們在一起真是太好.
那麼,感謝閱讀到這裡的妳.

【狛日】狛枝獨白

簡單的摸魚.
ooc嚴重
如果能接受請繼續往下














1.吶,我是超高校級的幸運
可是很可笑吧?
我一直
在被這幸運玩弄至不幸啊……



2.我總是無可避的遇到一些沒辦法言說的憤怒,但你必須記住,百年過後你的墳墓將長滿雜草,而我的墳墓前,是開的鮮艷的如同血一般的玫瑰.



3.吶……這麼大的不幸,將會有多大的幸運呢?
真是想想就覺得……令人想要哭泣呢.



4.啊啊,總是這樣啊,我老是被拋棄,就連最喜歡的日向君都離我而去了.



5.不,我不能在絕望面前死去,那樣子太不幸了……
即使匍匐在希望面前,這樣的死去才是對我的最高紀念啊!



6.不過是一個預備學科,卻妄想與我共同接觸到希望,真是罪不可饒恕呢.



7.如果可以,我希望這份‘幸運’能夠讓某些人來承受.



8.我深深的愛著你身上的希望,只是為什麼,妳的希望這麼悲傷?



9.雖然我只是個垃圾渣滓,但我……還妄想著抓住日向君這個希望的存在呢……不想放手,也不能放手,否則我真的會死的.



10.那日妳說了什麼嗎?日向君?
















深夜犯病系列x
只是偶爾想要體驗下狛枝被所謂的幸運玩弄的感覺……
感謝閱讀到這裡的你.

【快新】血染曼佗羅(5)

初稿于:2012年4月30日。
后记:潘多拉的命运。
在快斗的提示之下,我找到了那颗世人都想见到的宝石——潘多拉之石。
那颗宝石,真不愧是宝石中的巅峰。
传说他可以让人长生不老,起死回生。
我很想让这颗宝石使快斗复活。
但,我知道,
这是快斗自己的宿命。
他,一样是沉睡的。
我看着这颗玲珑剔透,小巧完美的宝石,竟回想起几年之前的事情。
当时,我什么东西被别人抢去了,
快斗就会帮我要回来,但是,每次,都是他鼻青脸肿的回来。
他的手心里,都是我想要的东西。
他温柔干净,带着一股柔柔的感觉…………
很多时候,我都在想。
如果快斗和我一样,是个侦探,
而我们两个,是一对兄弟的话。
那么,我们之间的牵绊,会不会更深…………
为什么,他要拼命,
只是为了我一个要求。
我不懂。
每次跟他说,他只会温柔的笑着说:“因为,新一是我的朋友啊。”
朋友吗。
仅仅只是朋友的话,我们,会有这么深的牵绊么。
于是我问了父亲。父亲沉默了。
“他确实是你的哥哥。”
为什么?周边的人都知道他是我的哥哥,
却一个也不跟我诉说?
他对我的好,
只是兄情而已吗?
那为什么他要当怪盗啊?
那又为什么我要当侦探?
我不想与他成为敌手!
我只想与他成为朋友!
难道,这个普通的愿望都实现不了么…………
突然,肩膀被打了一下。
转过身去,发现是快斗的女朋友——中森青子。
“唉,最近没有听说过基德出现了。”
“是啊。”
“他好像留下那封信,不辞而别了。”
“嗯?什么信啊?”不解的问道。
“唉,警察局的那封信啊。话说基德不再出现了。他说他累了。想做个正常人。我和爸爸都感到非常欣慰呢!”青子调皮的说道。
“是这样么…………那么,青子小姐,能否拜托你一件事。”
“说吧。只要是工藤君说的,我一定做得到!”
“那么,麻烦你,可以把那封信给我看看么。”
“好啊。我带你去警察局吧。”
途中,青子问我,为什么快斗不来上学了,我撒了谎,说,他去美国留学了,以后有可能再也不回来了。青子她伤心了。
快斗,你的死亡,带给很多人伤心啊。
警察局。
“嗯?你要看那封信?”
“是啊。线索嘛。”
“那好吧。给。”
“原谅这几年来,
有些鲁莽的行为。
现在的我累了,
不想再纠缠与宝石,
所以,
再次道歉,
本人1412,
将不会再出现那种行为。
KID.1412留”
我突然明白,快斗留这封信的原因。
他是不想让所有人难过。
握住那封蓝色信纸,心,充满了无限的悲痛。
一个月之后。
“哥哥。你还好么。”
墓碑前,仍然是他微笑的模样。
“现在的我,非常的快乐。请你不要担心。”
“对了,哥哥。”
“爸爸跟我说,他对不起你。”
“不过,我觉得你不是这种人,是么。”
沉默了一会。
“哥哥。再见。”
有可能…………再也不回来了。
一个星期之后。
当我即将要踏上飞机时,我回头看了一眼。
哥哥,加油哦。
我一定会在美国等你的。
【后记完。】









































忘說是短篇了抱歉……
另外這是初稿,以後還會修訂的,大概……
那麼,感謝閱讀到這裡的你.

【快新】血染曼佗羅(4)

[NO.4]
他们走的太过于匆忙…………
许多人都分开了。
短时间的变化,有点让工藤新一反应不过来。
他不再当侦探了。
他不再当追踪任何大盗的侦探了。
也许,他明白,失去这一个动力,就等于失去了全部的全部。
别人都无法理解…………
不是他适应不了孤独,而是别人适应不了他的孤独。
所以他才选择放弃。
也许,他想补偿他。
想念啊…………
他抬起头,情不自禁的又想起了那位老是穿着白色礼服带着白色礼帽和单片眼镜的怪盗基德…………
事后,工藤新一用很多的时间来了解这件事…………
比如说,基德最后留下的死亡讯息,让他找到潘多拉之石…………
比如说,他的父亲是怎么样死的…………
比如说,他又为什么要当怪盗基德…………
这些,他都明白了。
只是,倾诉的人不在了。
那天,怪盗基德对他绽放出一个微笑。
“我是保护你的人。”
他这么一本正经的说道,可…………
那个侦探,
早已泣不成声。
他们,曾经是敌是友。
他们,曾经是一对寂寞的人…………
他们,背道而驰,走向了截然不同的道路…………
他们,带着同样玩世不恭的微笑面对世界…………
他们,有着自己的选择…………
他们,有着自己的梦想…………
他们,心里怀着苦痛,却带着微笑…………
“我希望你好好的,”
“活下去…………”
“替我…………完成我所没有完成的事情。”
“拜托了…………”
这便是他说的最后几句话。
其实当时,新一真的很像对他说——
“你真的,很像一朵曼陀罗。”
“血染曼陀罗。”
轻声,却止不住,
那眼泪。
曼陀罗,代替者,那个白衣少年的死亡。
也如他的微笑一般,模糊不清。
天,又开始下雨了。
新一的脸上,有泪,也有雨。
【THE END……】